幸运彩计划聊天室

  • <tr id='n72QjT'><strong id='n72QjT'></strong><small id='n72QjT'></small><button id='n72QjT'></button><li id='n72QjT'><noscript id='n72QjT'><big id='n72QjT'></big><dt id='n72QjT'></dt></noscript></li></tr><ol id='n72QjT'><option id='n72QjT'><table id='n72QjT'><blockquote id='n72QjT'><tbody id='n72QjT'></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n72QjT'></u><kbd id='n72QjT'><kbd id='n72QjT'></kbd></kbd>

    <code id='n72QjT'><strong id='n72QjT'></strong></code>

    <fieldset id='n72QjT'></fieldset>
          <span id='n72QjT'></span>

              <ins id='n72QjT'></ins>
              <acronym id='n72QjT'><em id='n72QjT'></em><td id='n72QjT'><div id='n72QjT'></div></td></acronym><address id='n72QjT'><big id='n72QjT'><big id='n72QjT'></big><legend id='n72QjT'></legend></big></address>

              <i id='n72QjT'><div id='n72QjT'><ins id='n72QjT'></ins></div></i>
              <i id='n72QjT'></i>
            1. <dl id='n72QjT'></dl>
              1. <blockquote id='n72QjT'><q id='n72QjT'><noscript id='n72QjT'></noscript><dt id='n72QjT'></dt></q></blockquote><noframes id='n72QjT'><i id='n72QjT'></i>

                苹果手机怎么下载菠萝视频

                夜半时分,镇三山黄信的大军终于赶到了左翼上,在下面团团将这里围困。

                按照他的部署,他之前派来协助刘高稳定局势的人手,现在已经控制了整个左翼营地。

                他抬头看着这里,志得意满道,“今晚过后,这凤翼山就只有一个主子了。”

                “山上!”

                他一抬手,与手下喝令。

                一行兵马顿时呼啸着,走山路往山上的营地冲了上去。

                当他们到达半山腰的时候,这山上的营地突然亮起了一片亮光。

                满山的聚光石,把这山坡照的犹如白昼。

                黄信的人马吃了一惊,马上拔出了刀兵慌乱的看着山上。

                花荣一人提箭当先,站在营地上用木料搭建的栅栏上,与黄信一声呵斥,“黄将军,大半夜你不在自己的营地呆着,跑到我左翼营地为何?”

                黄信看到他惊了一跳,手提一柄鬼头丧门剑,猛地指向花荣道,“你这反贼,果真是背叛了朝廷。刘监军不是已经把你羁押,你是怎么跑出来的?”

                花荣冷斥,“子虚乌有,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看你才是反贼,半夜三更,带着重兵无故围我左翼营地,到底是谁给你的胆子?”

                等待王子的美女

                黄信自知无理,干脆喝令众人,提剑一呼道,“花荣反了,弟兄们,给我拿下这个反贼!”

                “杀!”

                “杀!”

                “杀!”

                “……”

                一行将士嘶声一喝,顿时惊扰整个山林。

                上万人马,同时从四面八方冲着左翼营地冲杀了上去。

                花荣同时也是振臂一呼,“花家军的弟兄听令,给我拿下黄信这个狗贼!”

                山上的兵马,顿时也是一阵震喝。

                双方两三万人,在不大的山头上很快相遇,手提刀剑杀在了一起。

                花荣提箭,在混乱的人群里找到了黄信。

                箭随心动,嘣的一声震响,划破虚空,从人群里穿梭而过,直奔黄信。

                黄信手提长剑正与身旁的刘副将杀在一起,耳边一声箭响,惊得他马上抬剑卷起。

                砰的一声,长剑与羽箭撞在了一起。

                箭羽上带着巨力,把他的手腕都震得一麻。

                刘副将找到机会,一枪如长蛇摆尾,一棍子将他从战马上打翻了下去。

                黄信刚落地,耳边又有几声箭响刷,刷,刷,飞刺而过。

                他在地上不断翻滚,最后躲在了一棵大树后面,身前竟有十几根连珠箭排成一行。

                他的脑袋冒汗,心道这花荣果然是箭法超群。

                这么黑暗的光线,这么嘈杂的人群,花荣仍旧是百无虚发。

                左翼花荣的兵马只有五千,在黄信上万兵马的冲杀下,很快节节后退起来。

                这时候,山下突然亮起了一片片灯火。

                伴随着一阵的冲杀声和马蹄声,不知道多少人马从背后杀了上来。

                黄信往山下震惊一瞧,脸色大变道,“这是从哪里来的兵马?”

                有人马上从后面上来与他急禀道,“将军,不好了,是贼兵,贼兵打过来了。”

                黄信跳起大叫,“这个花荣小贼,果然是投了敌军了。”

                他知道自己一方陷入包围,再打下去肯定要军覆没。

                这时候来不及多想,马上让人冲下山突围。

                留在这里军覆没,冲下去还有一线生机。

                花荣一见他们退走,马上传令手下的弟兄也一起从山上厮杀着冲了下去。

                大战持续到了早上,左翼的山坡上铺满了尸体。

                黄信一人趁乱逃离了战场,本来已经快到城里,却被一人骑马挡在前面。

                这人一身铠甲,年轻俊俏,不是花荣还会有谁。

                黄信手提丧门剑,气的咬牙一喝,“花荣,朝廷待你们花家不薄。想不到你竟敢私通贼匪,背叛朝廷,你当真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

                花荣眉目如剑,出言呵斥,“我花荣有现在,都是拜你和刘高所赐。你为了一己之私,与刘高合谋将我陷害囚禁。我若不反,现在恐怕早就被你们拿了性命了吧?”

                黄信暴躁如雷道,“放屁,是那刘高说你造反,老子才带大军来平息祸乱。明明是你背叛朝廷在先,却怪在老子的头上,当真是强词夺理。”

                他手里的长剑往下面一甩,一道剑气顺着地面噗,噗,噗的冲着花荣飞斩而去。

                地面上尘土飞溅,汇成一片。

                花荣猛地踏马而起,脚下的战马噗的一响,被这剑气斩成了两半。

                他手上的弓弦同时嘣的一响,一弓九箭,从九个方向冲着黄信笼罩而去。

                黄信手上的长剑猛卷,啪啪打落了几只,但是还有两箭刺中了他的双腿,两箭刺中了他的后臂。

                幸亏他身上穿着高人特质的软金铠甲,这箭头带着巨力刺进去,却没有刺穿。

                饶是如此,他双膝和后臂还是被震得发麻,险些跪倒在地上。

                他还想再拼,可是身后却有一条绿藤软绳咻然缠住了他,顿时把他结结实实的捆倒在了地上。

                “无耻,谁在偷袭!”

                黄信大骂。

                宋玉婵三人出现,看着他轻声一笑,“本姑娘是光明正大的捆了你,怎么能说是偷袭呢!”

                “你是何人?”

                黄信看着她们满脸错愕,没想到竟然是个小女娃把他给捆了。

                宋玉婵淡淡介绍,“你听好了,我乃齐国公宋公明之女宋玉婵。到了阴曹地府,你尽管报本姑娘的名号。”

                “你就是那个小贼女?”

                黄信似是听过她的名字,一时大惊失色。

                他挣扎着要起来,可是身上的绿藤却越捆越紧。

                “别白费力气了,本姑娘的捆仙绳可是你能解开的。”

                宋玉婵轻哼了声,让武松把他给宰了。

                什么小贼军,太难听了点。

                武松祭出了太乙屠神刀,刀口在早上的阳光下反射着冰冷夺魄的光芒,眼看着就要从黄信的脖子上斩过。

                花荣紧着眉,过去与宋玉婵拦了一句,“先不要杀他。”

                “怎么了?”

                宋玉婵不解的看向花荣。

                花荣解释道,“他是霹雳火秦明的弟子,要拿下沧州,必定要先拿下秦明。要是杀了黄信,怕是这秦明必拼死报仇,到时候不知道又要有多少兄弟死在自己人的刀口下了。”

                “有道理!”宋玉婵琢磨了下,让武松收起了大刀。

                她让武松把黄信带回义军营地,然后叫上燕青与花荣回去处理后事。

                昨晚一夜战斗,卢俊义已经派兵拿下了左右两翼。

                此刻山上的大旗变换,已经插上了义军的卢字大旗。

                沧州城内大为震惊,一些豪门富户,官宦人家收拾细软,已经打算提前跑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