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彩最新版

  • <tr id='osBXbB'><strong id='osBXbB'></strong><small id='osBXbB'></small><button id='osBXbB'></button><li id='osBXbB'><noscript id='osBXbB'><big id='osBXbB'></big><dt id='osBXbB'></dt></noscript></li></tr><ol id='osBXbB'><option id='osBXbB'><table id='osBXbB'><blockquote id='osBXbB'><tbody id='osBXbB'></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osBXbB'></u><kbd id='osBXbB'><kbd id='osBXbB'></kbd></kbd>

    <code id='osBXbB'><strong id='osBXbB'></strong></code>

    <fieldset id='osBXbB'></fieldset>
          <span id='osBXbB'></span>

              <ins id='osBXbB'></ins>
              <acronym id='osBXbB'><em id='osBXbB'></em><td id='osBXbB'><div id='osBXbB'></div></td></acronym><address id='osBXbB'><big id='osBXbB'><big id='osBXbB'></big><legend id='osBXbB'></legend></big></address>

              <i id='osBXbB'><div id='osBXbB'><ins id='osBXbB'></ins></div></i>
              <i id='osBXbB'></i>
            1. <dl id='osBXbB'></dl>
              1. <blockquote id='osBXbB'><q id='osBXbB'><noscript id='osBXbB'></noscript><dt id='osBXbB'></dt></q></blockquote><noframes id='osBXbB'><i id='osBXbB'></i>

                草莓视频下载app合集

                院落内,秦轩在望天,神游天外,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赵云裳已经离去了,悄然间,秦轩眼眸重聚光彩。

                “凡境二品了!”

                秦轩开口,微微摇头,要是在修真界,突破能有这么简单便好了。

                他静坐着,就在院门缓缓打开之时,秦轩转眸之中,身躯微微一僵。

                凡境三品!

                日落黄昏,赵云裳外出一整天,终于归来。

                她满是喜悦,但看到秦轩,脸上的喜色顿时消失成无。

                “买了什么?”秦轩笑着问道。

                “一些丹药,修炼用的,还有,一些茶具,还有茶!”赵云裳小心翼翼的从手中的储物戒内拿出茶具,端在手中,还有一小包仙茶。

                赵云裳望着秦轩,有些忐忑道:“云裳记得第一次见仙尊,是在茶楼前,仙尊……应该是喜欢茶吧?”

                这一小包茶,是真仙境界的茶,甚至,茶并不是那么太好。

                空灵气质水瓶座美女柔美朦胧感写真

                同等价位下,有比这茶更好喝的。

                “我问巨宝阁的人,说是这茶很好,花了,花了……”赵云裳紧张道:“七千多仙币!”

                秦轩接过这茶具,不过院内,并无桌椅。

                秦轩也不在意,他席地而坐,轻笑道:“不多,不过下次,你买玄龙真茶,比较符合我口味!”

                他并不曾说破,而是笑道:“有心了!”

                秦轩望着那一小包茶,当初在镇东茶坊,他一次便是耗费千万仙币,又怎会在乎这区区七千余仙币。

                不过终究是赵云裳的一番心意,秦轩也并不打算拒绝。

                “我来为仙尊打水……”

                赵云裳话语还未落,秦轩却是屈指凝水,落入到那茶壶内。

                这等技巧虽然不高明,但能再凡境第三品轻易施展,却也是不容易的。

                至少,在赵云裳的眼中是如此。

                “我自己来便是,你好生修炼,无需管我!”

                秦轩轻笑一声,他动术法,化作一缕青火入茶壶内,在其中萦绕一圈,其内的茶水便已经沸腾,秦轩细致入微,等待水停止沸腾,有斟酌数次,方才放在唇边抿了一口。

                赵云裳望着秦轩行云流水般的举动,仿佛暗暗记载心中,然后悄无声息的后退。

                入夜,秦轩便归于屋内,他静静的盖上被子,便像是一个凡人休息。

                凡境第三品,事实上,不弱于化神境了,何须用被子。

                不过秦轩却似乎有意在体验曾在凡人时期的感觉,一夜秦轩刚开始睡的很香,不过夜晚有几分细微的响声,却让秦轩微微皱起眉头。

                “蛇虫鼠蚁!”

                秦轩淡淡的吐出四个字,便再次闭眸,不去理会。

                翌日,秦轩醒来,他伸展身躯,赵云裳仍旧在闭关不过这丫头却是连阵法都不曾布下。

                她太缺少常识了!

                秦轩望着赵云裳所在的屋子内,微微沉吟。

                旋即,他取了一些树叶,法力在其上雕刻一些什么,最后,足足数十枚树叶上写满了仙文,秦轩将这些树叶放在一旁。

                “突破到凡境五品了!”

                “不出一周,应该便能入仙品!”

                秦轩一笑,他随手取了一根树枝,在地上勾勒,在画些什么。

                他仿佛在推演,以凡境之身,却是在推演某些连大帝都要动容之术。

                当然,这只是表面,以秦轩如今的实力,涉及大帝之术心神都要崩毁。

                很快,秦轩便讲那些仙文磨灭,微微摇头。

                他皱眉苦想,然后又开始勾勒些什么。

                时间,也在一点点过去。

                第二天夜里,在赵云裳所在的房屋内,却传出一声娇叱。

                赵云裳手提仙剑而出,一道影子冲出院外,似乎受了一点伤势。

                秦轩翻了个身,嘴角却露出一抹笑容。

                “仙境三品,连我一点小阵都未曾看到,这等人,也派来打探?”秦轩轻笑一声,然后沉沉睡去,他知晓,这一夜将再无声响。

                赵云裳在院外,她望着屋外的那几抹阵痕,若有所思。

                她只是见识短浅,但并不蠢。

                这院落内,只有她和秦轩,这阵法,出却秦轩外,还有谁能布下?

                赵云裳当即便打算要感谢,但却猛然想到秦轩似乎已经睡去,连忙收声。

                她满是歉意的望了一眼秦轩所在的房门,随后便要走回屋内。

                在她房门前,赵云裳微微,不由将其取下。

                赵云裳翻阅着叶上的内容,她不由动容。

                旋即,她满是感激的对秦轩房屋所在躬身施礼,进入到屋内。

                这一次,这房屋四周,有一道阵法浮现,作为警戒。

                余下的数天,秦轩与赵云裳倒是安静的很。

                不过,在这芜西城内,却有人大发雷霆。

                一处大堂内,身披华衣的中年人满是怒容。

                “这一点小事你都办不好,你还能做什么!?”

                “废物,真是废物!”

                被他呵斥之人,赫然是之前去打探的那仙境三品的仙人。

                他满是羞愧,不敢抬头。

                在这中年人身旁,有一位青年道:“赵云裳当真得到了某种奇遇?父亲,你觉得就凭她?”

                青年满是不屑,似乎对赵云裳瞧不起,“这丫头嫁给了一个傻子,辱没我赵家门楣不说,她凭什么能得到奇遇?”

                一旁的中年人眉头紧皱,“玄儿,你别忘了,那院落内的仙青玉石,那可是混元境之物,却被铺筑于地面,你觉得赵云裳那丫头,能够买得起?她甚至都不认识。”

                “不久前,她在聚宝阁一花就花费了数万仙币!”

                “她藏的够深的,难怪之前买下那一处院落的时候,三千仙币,她就同意了!”

                数万仙币!?

                青年眼中的光芒一闪而逝,旋即,他转头望向那中年人。

                “父亲,不如这样,你让玄儿去找赵云裳吧!”

                “你!?”中年人眉头一挑,“你是看中她手中的仙币了!?”

                青年也不曾掩饰,笑道:“赵云裳还是好糊弄的,就像是之前那院子,要不是玄儿发现,父亲何以将此院送给云上仙宗,得云上仙尊看重,收父亲为亲传弟子!?”

                中年人眉头舒缓一些,他看了看这青年。

                “罢了,让你去便是,你这小子,总是有些好运气!”

                念及那院落之事,中年人的心情当即舒缓了许多。

                “过几日便去,此刻去,赵云裳那丫头再蠢也要起疑!”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