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幸运彩20190724038期

  • <tr id='G9fIih'><strong id='G9fIih'></strong><small id='G9fIih'></small><button id='G9fIih'></button><li id='G9fIih'><noscript id='G9fIih'><big id='G9fIih'></big><dt id='G9fIih'></dt></noscript></li></tr><ol id='G9fIih'><option id='G9fIih'><table id='G9fIih'><blockquote id='G9fIih'><tbody id='G9fIih'></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G9fIih'></u><kbd id='G9fIih'><kbd id='G9fIih'></kbd></kbd>

    <code id='G9fIih'><strong id='G9fIih'></strong></code>

    <fieldset id='G9fIih'></fieldset>
          <span id='G9fIih'></span>

              <ins id='G9fIih'></ins>
              <acronym id='G9fIih'><em id='G9fIih'></em><td id='G9fIih'><div id='G9fIih'></div></td></acronym><address id='G9fIih'><big id='G9fIih'><big id='G9fIih'></big><legend id='G9fIih'></legend></big></address>

              <i id='G9fIih'><div id='G9fIih'><ins id='G9fIih'></ins></div></i>
              <i id='G9fIih'></i>
            1. <dl id='G9fIih'></dl>
              1. <blockquote id='G9fIih'><q id='G9fIih'><noscript id='G9fIih'></noscript><dt id='G9fIih'></dt></q></blockquote><noframes id='G9fIih'><i id='G9fIih'></i>

                免费色情软件

                罗古天,秦轩振翼而行。

                一旁的南世婉儿却是乘坐飞舟,悠然自得。

                她似乎可算有地方能够讥讽一下秦轩了,“你便打算,这么飞到天魔万凶地?便不累么?”

                秦轩振翼乘风,他的目光,却在罗古天的山河。

                “何累之有,九天十地的山河,沉下心来,若是细观,别有一番韵味!”

                罗古天内,自有奇景,如地涌天泉,涌泉之口,便有数里之大。

                也有大妖横空,连绵成片,便如遮天。

                这些大妖,都是帝境之上的存在,却动辄便是数万尊一起而行,似在迁移。

                南世婉儿却是嗤笑一声,“你若有心思观天地,不如多加修炼,真不知道,你如此修炼,到底怎么修炼到这种地步的。”

                秦轩一脸的淡然,随意道:“我与你不同,我是从混沌界飞升而来,只是不到一年时间,罗古天的天地,对我自然新奇。”

                南世婉儿忽然一震,她在飞舟之上翻身而起,满是难以置信的望向秦轩。

                “你说什么?”

                双马尾美少女短裤美腿大眼灵动居家作画写真图片

                “你从混沌界飞升,仅仅一年?”

                她觉得秦轩是在骗她,一年时间,晋入到第三祖境?还能一剑胜她?

                秦轩从天地收回目光,看了一眼南世婉儿,“你觉得,我会骗你!?”

                说着,他猛然振翼,只留南世婉儿目瞪口呆,心神震动。

                天魔万凶地,是在罗古天距离西天岸相距有六千八百万里的一处山峦。

                从高空而望,这一座山峦内,整日阴云覆盖。

                四周只有零散的一些城池,偶尔会有生灵出入其中,可对于占地近乎八百万里的天魔万凶地而言,就像是蚁入丛林。

                秦轩和南世婉儿一直到这天魔万凶地的边缘,一座城池之中。

                秦轩太土望着城池之山,似乎有些不详的三个字。

                万骨城!

                仿佛出入其中,便是白骨一具,让人心中自有不安。

                南世婉儿出现在此地,飞舟不落,扫了一眼城中,淡淡道:“界主境倒是有一些,不过也不多!”

                “天魔万凶地,看来这一处的确是险要。”

                若是宝地,自然人满为患,可只有真正的凶地,方才有这般景象。

                南世婉儿在他人眼中,可能只是年少,可实际上也有数千岁了,九天十地内,九天多洞天福地,十地多险恶荒土。

                大罗荒地内,凶险之地绝对是比罗古天要多得多。

                秦轩未曾理会南世婉儿,他踏步走入其中,看了一眼四周的人,最终,在一处衣衫褴褛,伸手向来往之人讨要的一位老人旁站起。

                “天魔万凶地,你可知皇池?”

                秦轩的话语,却让这老人抬头,他笑着,露出缺少的牙齿,伸手抬了抬碗。

                秦轩随手便扔出了一株灵药,乃是帝境的灵药。

                “从此入,向西北,黑雾不散,便是皇池。”老乞丐抬手表示感谢。

                秦轩轻轻点头,他扫了一眼这老者,“祖境最好别招惹我,为了点消息,折命难免有些可惜了。”

                话语落下,秦轩便踏步走出这万骨城内。

                老乞丐的脸色微微一变,他看了一眼秦轩的背影,笑着道:“硬骨头,不好啃啊!”

                从秦轩进入到万骨城,再从其中走出,也就是一炷香的时间。

                南世婉儿仍旧在城外,不过,她也收起了飞舟,一旁,有一名祖境染血倒在一旁,气息所剩无几。

                也有人带着一丝惊惧的看向南世婉儿,她小脸清冷,“招惹我,不知死活!”

                秦轩也不意外,既然是险地,便自当多凶徒。

                都是将命置之度外的存在,为了一点蝇头小利便大打出手,甚至搏命也并不足令人称奇。

                秦轩却是动秦祖翼,便要向天魔万凶地而去。

                就在这时,远处却传来一声惨叫之声。

                有一团血雾喷薄而出,不少人,都为此惊动。

                甚至,不乏界主境的存在。

                只见远处,有一辆神车熠熠生辉,有一人,追杀着一群人。

                此人光头,身上散发着浓浓的煞气,手中有一柄大锤,轻轻抛出,便是一人被震灭成了血雾。

                这是一尊界主境的存在,而神车内,却是一名脸色惨白的少女。

                砰砰砰……

                又是数人被震灭成了血雾,这界主似乎也不急于杀人,更像是有一种逗弄的心思。

                秦轩淡淡的扫了一眼,他的目光落在了那少女之上。

                忽然,他目光微微一动。

                “南世婉儿,这界主交给你了!”

                南世婉儿也在看,听到秦轩的话不由脸色微变。

                “你什么意思?我不是来给你当手下的。”南世婉儿颇为不满道。

                这界主实力倒是不强,只有第一界主境,她若是动手,此人未必是他对手。

                “这少女的身上,有我需要的东西。”秦轩只是淡淡开口。

                他从少女的身上,察觉到了皇池黑雾。

                可能,与他想要去的皇池有关,若是救下,或许会有意外的收获。

                南世婉儿的眉头紧皱,他望着那壮汉戏虐杀人的模样,最终冷哼一声,“秦长青,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说着,她手中便握着一把长枪踏天而起。

                便有一道枪芒,直接向那界主杀去。

                “你是何人?”光头大汉面色骤变,他手中大锤便是一震,与南世婉儿手中的长枪碰撞在一起,爆发剧烈的轰鸣声。

                “滚!”南世婉儿何其冷傲,她又怎会多言。

                仅仅一字,便与那大汉杀在了一起。

                秦轩则是出现在那神车之上,望着那少女,“去过皇池?”

                少女的脸色骤变,她望着秦轩,犹豫半晌后,点头道:“去过!”

                “跟我走,不死!”秦轩淡淡出声。

                “你是谁?少主,快点离开他!”

                “少主!”

                少女望着秦轩,与那双黑瞳对视着,远处,那界主正在与南世婉儿搏杀。

                南世婉儿终究只是第九祖境巅峰,跨越一个大境界,也不是那么轻松的。

                少女摇了摇头,秦轩却是收回目光,直接踏步而出。

                “那便算了!”

                他来则快,走也快。

                “南世婉儿,不用打了!”

                秦轩缓缓出声,南世婉儿不由一怔,她一枪震退那动用界力的壮汉,折身向秦轩而来。

                “这就不用打了?”

                秦轩振翼,向天魔万凶地飞去,也不多言。

                很快,身后便传来凄厉的惨叫声。

                “我跟你走,救我!”

                少女发出一声哀嚎,向秦轩求救。

                可惜,秦轩早已经远去。

                生死之中,机会,有时候,只有一瞬。

                一瞬则生,一瞬,这一缕生机,便无!